你的位置:主页 > 088199.org > 诗鬼李贺是怎么死的?

诗鬼李贺是怎么死的?

admin 发布于 2019-11-04 05:14   浏览 次  

  李贺因长期的抑郁感伤,焦思苦吟的生活方式,元和八年(813年)因病辞去奉礼郎回昌谷,27岁英年早逝。

  元和九年(814年),他决然辞去奉礼郎之职,重回昌谷“归卧”。然后取道宜阳、洛阳、经河阳,入太行,过长平、高平,于深秋到达潞州(今山西长治市)。此后在潞州张彻的荐举下,做了3个年头的幕僚,为昭义军节度使郗士美的军队服务,帮办公文。

  元和十一年(816年),因北方藩镇跋扈,分裂势力猖獗,郗士美讨叛无功,告病到洛阳休养,友人张彻也抽身回长安。李贺无路可走,只得强撑病躯,回到昌谷故居,整理所存诗作,不久病卒,时年二十七岁。

  李贺于唐德宗贞元六年(公元790年),出生于福昌县昌谷(今洛阳宜阳县三乡)一个破落贵族之家,远祖是唐高祖李渊的叔父李亮(大郑王),属于唐宗室的远支,武则天执政时大量杀戮高祖子孙,到李贺父亲李晋肃时,早已世远名微,家道中落,隐沦昌谷。

  大历三年(768)去蜀任职,曾与表兄杜甫相遇于公安,“漂泊”一生,到李贺出生的贞元年间,晋肃稍得升迁,任陕县令,但不久老死。

  唐顺宗永贞元年(805年),李贺十六岁,当年顺宗带病继位(中风),任用王叔文、韦执谊等除弊革新,史称永贞革新。

  唐宪宗元和二年(公元807年),李贺十八岁岁左右,即已诗名远播,元和三、四年间(公元808~809年),李贺写《雁门太守行》谒韩愈,又闻韩愈在洛阳,李贺往谒。

  李贺临终之时,仿佛看到一位身着绯衣、驾赤虬车的人从天而降,请他去为天帝新建的白玉楼写《白玉楼记》。

  李贺,这位在极其黯淡的人生中,创造出极其辉煌的年轻诗人,最终用他的死亡,诠释了生命与诗歌之间的最大张力。在古往今来的所有诗人中,还没有一个人能像李贺这样,在自杀式的写作状态中,把心呕出,当成炸弹,爆发出对生命最绚丽的礼赞。 在死亡的沉沦与挣扎中,李贺如啼血的杜鹃,吟出了生命的绝唱!

  他好比一只鸟儿,即将飞上蓝天,却被人用弹弓打了下来。李贺从此精神郁闷,“我当二十不得意,一心愁谢如枯兰”,他只能用诗句表达愤懑。

  他能不病吗?且不说从小身体就不好,单说这精神折磨,身体再好的人也抗不住啊!好歹这一次,从长安很快寄来了医病良药——权德舆遵守诺言,半年后为李贺谋到一个职位——太常寺奉礼郎。

  奉礼郎的职责,是主持朝会、祭祀和巡陵活动仪式,在百官跪拜时充任前导,招呼摆设祭品,引导大家进入位次并行跪拜之礼。当公卿巡行皇陵时,引导仪仗队和吹鼓手,主持祭祀。

  这是芝麻绿豆一样的小官,从九品上,但对于李贺来说,毕竟是入仕了。李贺虽不兴奋,但要去赴任了,病也就轻了,于是离开老家,来到长安。

  当时的太常寺,位居宫城的南部,上班途中,要路过许多朝廷衙署,李贺走在大街上,看到政要官员往来如蚁,前呼后拥,冠盖如云,好不威风,而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公务员,不坐轿不骑马,身后也没有随从,每天步行去上班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要知道他的理想,是在凌烟阁上题名,现在却被扔在大街上,混迹于人群中,所以高兴不起来。

  上了几天班,李贺发现在太常寺应卯的,都是些屡试不第的,这些人吊儿郎当,整天发牢骚,只把工作当成一个混日子的差事,不逢重要的祭祀和朝会,他们根本不坐班,不是白天在外面闲逛,就是夜晚在青楼里喝花酒;李贺还发现,这里根本不需要什么学问,只要记住神灵的牌位和祭器的名字就行了,遇到什么祭祀活动,先把神位排列好,再把百官位次排列好,最后再把面部表情整得严肃些,不嬉笑,不龇牙,也就完成任务了。

  这样的岗位,若让投机小人去干,可能会如鱼得水,一则可以利用采办祭品的机会多开点发票捞点油水,二则可以多接触些王公大臣,混个脸熟好办事。但这种毫无创造性的工作,对于天才诗人来讲,无异于浪费生命。这不是做官,是受折磨。

  三年里,诗人更加消沉了,其间他写的诗,不是荒凉鬼域,就是飘渺仙境,不是衰败杨柳,就是嘤嘤鬼哭——可能是接触祭祀鬼神过多的缘故,李贺诗中对死亡主题的探索,已经全面展开,这似乎隐含着什么不幸……他的性格更加孤僻,只与少数朋友往来。他向好朋友张籍、张彻诉苦:“你们看我这个样子,哪里像奉礼郎?简直是穿官服的和尚!”

 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。本来,还指望权德舆为他换个工作,可忽然听说权德舆被贬官了,靠山没有了,工作又无趣,李贺就很苦闷。元和八年(公元813年),李贺借口有病,辞职了。

  但身上轻松了,脚步却沉重起来,洛阳老家本来在东边,但他却向西北方向走去,事业上半途而废,使他没脸面回家了。他走啊走啊,从长安出来,向西北走了80里,走到了兴平县,看到汉武帝高大的茂陵矗立在眼前。

  他是第一次到这里。看到茂陵旁边,矗立着霍去病的陵寝,墓前的石雕,竟比汉武帝陵前的还要多,还要精美,李贺感到疑惑,一个将军的待遇,难道比皇帝还高吗?他站在那里思考,最后终于明白,霍去病虽是武将,但他率铁骑深入匈奴腹地,消灭了匈奴主力,使汉朝与匈奴的战争格局发生了彻底转变,霍去病乃千古名将也!

  霍去病死时才24岁,正是他眼下的年龄。但人家十八九岁时,已令匈奴闻风丧胆——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!请君暂上凌烟阁,若个书生万户侯?”李贺想起自己的诗,深知文举不如武功。

  罢罢罢!想到这里,李贺扭头向东,朝着家乡的方向走去,他要回归家乡,回到亲人当中!于是辞茂陵,过渭城,黯然神伤的李贺,吟出一首诗:

  正是秋季,长空有雁阵掠过,李贺也像一只孤雁,哀哀于归途之中——李贺这次回来,听母亲说他的妻子早在一年前就死了,他听了,竟然不哭,也不到妻子的坟头看看,更不为妻子写一句悼亡诗。他好像麻木了,如被狂风折断翅膀的荆棘鸟,站在荆棘上,茫然地望着天空。

  李贺在昌谷养病一年,诗歌造诣更深了一步,但思想也愈加痛苦,他找不到出路。最后,李贺决定到南方看看,寻找机会改变处境。此时,他的小弟正好在庐山,同父异母的十四兄在和州(今安徽和县),他的好友皇甫湜、沈亚之、陈商也都在南方任职,江南秀美的山川,召唤他前去游历。

  元和九年(公元814年)春,诗人出昌谷,走襄阳,经江陵、庐山,入洞庭,过长沙,先后到达金陵、嘉兴、吴兴等地。这期间,他写了不少吟颂江南风物的诗,如《湘妃》、《湖中曲》、《莫愁曲》等,还写了一些追怀前朝往事的作品,如《苏小小墓》。这些诗篇,都以崭新的视野,丰富了唐诗画卷。

  但是,他在游历的路上,遇上淮西战乱,藩镇吴元济背叛朝廷,朝廷急调兵马征讨蔡州。李贺只好离开南方,到北方来找他的朋友张彻。

  为谁做幕僚呢?此人名叫郗士美,时任潞州长史、昭义军节度使。郗士美精通经史,军法严明,在征讨叛将的战役中有功,而潞州又是重镇,战略地位重要,正是李贺梦想建立军功的理想之地。于是,李贺中断江南行程,折身北上,取道洛阳,经河阳、入太行、过长平,于当年秋天抵达潞州。

  张彻是韩愈的侄女婿,与李贺的交情很深,他热烈欢迎李贺的到来。李贺在潞州,主要帮助张彻搞文书工作,也没有什么确切的职务,说得好听点,是帮办文书,说得不好听,就等于张彻为郗士美打工,李贺又为张彻打工。

  李贺在潞州过了25个月的平静生活,其间写的诗又多又绮丽,这是他生命中最后一个创作高峰期,这时期的诗惯用浪漫主义,表现忧国情怀。

  但从这些诗作来看,这段时间,他并没有受到郗士美的重视,没有具体的工作,他过的是寄人篱下的生活,连施展才华的平台都没有。现在想想,李贺也真是倒霉,文的不行,武的也不行,考进士理想破灭后,建军功的理想也破灭了。这样一来,诗人的路就走到头了。

  元和十一年(公元816年)秋,李贺病了,而且病得不轻,无奈之下,他只好与张彻道别,结束了两年多的客居生活,从潞州回到故乡。

  回家后的李贺,躺上病榻就再也没能起来。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一句句地检点自己的诗稿,看着饱蘸心血的纸墨,眼中溢满了泪水——李贺呀李贺! 你一生与诗歌结成了命中伴,与笔墨结成了骨肉亲。曾记得三乡驿站惊过客,河南府试起风云,东都青楼唱新词,西京馆内论旧文,一生心血结成字,瘦若狼毫噙墨痕!如今是人之将死,记忆犹新!

  想当年,李贺又是何等年轻,是何等潇洒!人们说,要学歌行体诗歌,须向张籍学习;要学新乐府诗歌,须拿李贺的诗作范本;又有人把大他43岁的老诗人李益放到一起,合称“二李”……这证明了李贺在诗坛上的崇高地位。后来,人们称李白为“诗仙”、杜甫为“诗圣”、王维为“诗佛”、刘禹锡为“诗豪”、贾岛为“诗囚”,李贺为“诗鬼”。

  这位在极其黯淡的人生中,创造出极其辉煌的年轻诗人,现在正用他的死亡,诠释生命与诗歌之间的最大张力,在古往今来的所有诗人中,还没有一个人像李贺这样,在自杀式的写作状态中,把心呕出,当成炸弹,爆发出对生命最绚丽的礼赞,在死亡的沉沦与挣扎中,他如啼血的杜鹃,吟出了生命的绝唱!

  可怜的李贺,现在正僵卧在家中,四野无声,落日在昌谷山口下沉,母亲和姐姐守在你身旁;你无子无女无妻子,只有诗稿四卷,尚无付梓。李商隐后来为你作传,担心后人为你伤心,说你死得很浪漫。

  他说你临终之时,恍惚看到一位身着绯衣、驾赤虬车的人从天而降,他手捧篆书写成的公文,对你说:“天上新近修建了一座白玉楼,非常华美,听说您诗文写得好,天帝让我前来请您,去写一篇《白玉楼记》,以资纪念。”

  你虽在弥留之际,但不糊涂,你知道“见天帝”并不是什么好事,于是紧握母亲的手,推托道:“母亲年迈,我不能走!”绯衣信使笑道:“您别推辞了,白玉楼上粉壁雪白,神仙们都等着你去题诗呢,走吧走吧,天上比人间快活多了,还是跟我走吧。”

  唉,若你真是这般被人请去了,那么我们该问天帝,李贺上天已经 1193年了,《白玉楼记》怕是早写好了,该把他送回来了吧!那位绯衣信使,麻烦您再跑一趟,把李贺还给人间吧,他才27岁,若是活着,必能写出更多好诗。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劼眼嫌supor淶沺拸芨脯盄cm褫蕾超前太空舱有望来华 Canoo EV官

最多关注
  • 今日
  • 本周
  • 年度
管家婆| 马会开开奖结果| 2800开奖直播| 掌上168现场开奖结果| 六合宝典论坛| 香港赛马会排位赛| 马会最快开奖现场直墦| 曾夫人论坛数理分析|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| 香港救民一码三中三书|